第三章 你真傻。

  凌纯到了一家杂货店里,拿了一个礼盒,然后走到许愿瓶的货架旁,踮脚去拿许愿瓶。还差一点点……这时,出现一只手拿了一个许愿瓶递给凌纯。
  凌纯接过许愿瓶,向那人鞠了一躬。
  那人看着凌纯,笑道:“你是第一个见了我不打招呼的。”
  凌纯看着他,疑惑。
  “你不知道我是谁?”
  凌纯点点头。
  那人笑了笑:“我叫夏景尘。”
  凌纯点点头。
  “你叫什么?”
  “凌纯。”
  “在哪里上学?”
  “星河中学。”
  “真巧,我也在星河中学。”
  凌纯点点头,两人向收银台走过去。
  到了收银台面前,凌纯把东西放到收银台上,夏景尘将自己的东西和凌纯的东西放到一起:“多少钱?”
  “是一起算吗?”收银员问道。
  “嗯。”
  “一共是48元。”
  凌纯正要拿钱,夏景尘已经将一张50元递了过去:“再拿两个棒棒糖,不用找了。”
  “好的。”
  夏景尘递给凌纯一个棒棒糖:“喏,糖。”凌纯愣了愣,看着夏景尘。
  夏景尘笑了笑:“怎么了?”凌纯接过糖,摇了摇头,随后将棒棒糖的糖纸剥开,将棒棒糖放进了嘴里。
  “你的东西,给。”夏景尘将凌纯买的礼盒和许愿瓶给了他。
  凌纯接过许愿瓶和礼盒,向夏景尘鞠了一躬,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条和糖,放进许愿瓶里,再将许愿瓶放进礼盒里面。
  两人走出了杂货店。一辆车停在杂货店的门口,楚轶泽坐在驾驶位上,看着凌纯:“上车。”
  凌纯向夏景尘鞠了一躬,夏景尘笑道:“再见。”
  凌纯坐到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楚轶泽叼着一只烟,偏头:“点着。”凌纯拿起打火机,点着了烟。
  过了一会儿,两人到了家里,凌纯将那50元钱递给了楚轶泽。
  楚轶泽并没有接钱:“你自己留着买东西吧。”凌纯向楚轶泽鞠了一躬,随后便要回自己的房间。
  “等等。”楚轶泽叫住了凌纯,“三天后葬礼。”
  凌纯点点头,然后回到了自己屋子里,将礼盒放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然后拿出作业走到客厅里,跪到客厅里的茶几旁开始写作业。楚轶泽看着凌纯,没有说话。两个小时后凌纯写完了作业,起身将作业放回了房间里,出来后站在沙发旁。
  “坐。”楚轶泽指了指身边的地方,凌纯听话地坐到沙发上,“凌纯,你为什么不说话?”
  凌纯疑惑地看着楚轶泽。
  “至少你没对我说过话。”
  “我……”凌纯脱掉鞋子,跪到沙发上,“我说过。”
  “不多。”
  “我……”
  “你回屋吧。”
  凌纯点点头,穿上鞋子,回到了自己屋里。
  晚上,乌云密布,下起了暴雨。
  三天后,葬礼。雨还下着,凌纯替楚轶泽撑着伞,但他自己的衣服已经快湿透了。来参加葬礼的人献完花,便各自回家了,凌纯撑着伞,将楚轶泽送到车上,自己冒着雨,将一颗棒棒糖放到楚轶溪的墓碑前,凌纯看着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少年,愣了愣,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凌纯上了车,楚轶泽看了看凌纯,对司机说:“开车。”
  过了一会儿,两人到了家门口。凌纯下车撑开伞,举过楚轶泽的头顶,两人走进了家里。凌纯收起伞,将伞挂起来,然后走进客厅里,楚轶泽看着凌纯:“洗澡去。”
  凌纯愣了愣,随后点点头。
  一个月后,期末考试。凌纯很顺利地通过了考试。
  考完试,凌纯回到了家里。楚轶泽坐在沙发上,扔给凌纯一个盒子。
  凌纯接住盒子,是个手机。
  “拿着用吧,随时带着,我给你打电话记得回来。”
  凌纯点点头。
  “还是不会好好说话是吧?”楚轶泽站起来看着凌纯,“需要我教教你吗?”
  凌纯摇了摇头。
  “回房间。”
  凌纯点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做暑假作业。过了一会儿,楚轶泽走进凌纯的房间,凌纯起身,看着楚轶泽。
  楚轶泽坐到凌纯的床边上:“该睡觉了。”
  凌纯转身将作业装好,楚轶泽看着凌纯:“我今天在你这里睡。”
  凌纯点点头,然后愣了一下。
  “怎么?不乐意?”
  凌纯摇了摇头,他走到床边,替楚轶泽脱掉鞋子,然后拿了双拖鞋放到楚轶泽脚下。
  凌纯脱掉鞋子,坐到床边上。
  “睡觉吧。”楚轶泽躺到床上。
  凌纯点点头,躺到楚轶泽的旁边。
  楚轶泽侧过身,看着凌纯:“凌纯,你身上……有种淡香。”
  凌纯看着楚轶泽:“……”
  “睡觉。”
  楚轶泽将台灯关掉,房间内只有月光透过窗帘撒到地上的微光。
  第三天,楚轶泽醒了,凌纯坐在床边上,见楚轶泽醒了,立刻站起来。
  楚轶泽坐起来:“今天晚上我有一个酒会,你一起去。”
  凌纯点点头。楚轶泽下了床,穿好鞋子,出去了。凌纯待楚轶泽走后,叠好被子,洗漱完,也出去了。
  凌纯走到客厅里,没有人,看样子楚轶泽已经出去了。凌纯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写作业。
  晚上,楚轶泽带着凌纯去了酒吧。
  楚轶泽带着凌纯找到和别人约定好的位置坐了下来。
  凌纯扫了一眼那些人,都是些青年。
  “我说,你可是最后一个来的,是不是该有点惩罚?”其中一个看着楚轶泽道。
  “行,你说怎么罚?”
  只见刚才的人把放在楚轶泽面前的酒杯拿过,倒满酒:“喝!”
  楚轶泽接过酒杯,丝毫没有犹豫便一饮而尽。
  尔后,那些人开始谈公事。楚轶泽叼着烟,偏头,凌纯点着了烟。
  “阿泽,你旁边的不是你弟弟吧?”
  “不是。”楚轶泽拿起酒杯,刚送到嘴边,某个人这么说了一句。
  “那他是谁?”
  “这跟你没关系。”
  “那既然来了,是不是也该喝酒?”某人笑道。
  楚轶泽看了一眼凌纯,将酒杯送到他面前,淡淡道:“喝。”
  凌纯愣了愣,接过酒杯,一口气喝完了,然后他把酒杯递给楚轶泽。
  楚轶泽看着凌纯,他的脸红扑扑的,这么快就醉了……
  凌纯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便睡着了。
  “他没喝过酒?”
  “没喝过。”楚轶泽起身抱起凌纯,“先走了。”说罢便向酒吧外走去。
  楚轶泽带着凌纯回到家里,将凌纯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自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他抬头看了一下时间,9:46.
  11:28,凌纯醒了,他翻了个身,从沙发上摔了下去。
  楚轶泽看了一眼凌纯,随后接着看手机。
  凌纯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楚轶泽:“我……”
  “喝醉了。”
  “对不起。”
  “你真傻。”楚轶泽看着凌纯道。
  “我……”
  楚轶泽放下手机:“不能喝就直接说不喝不就好了?非要逞强?嗯?”
  “我没有……”凌纯用很小的声音道。
  “行了,该睡觉了。”楚轶泽起身向凌纯的房间走去。
  凌纯跟在楚轶泽的后面,进了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