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唱江南断肠句

  是谁,踏飞三月的飞柳絮,将哒哒的马蹄送入春帷,化为美丽的错误,让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是谁,在霜风凄紧,关河冷落,红衰翠微的残照楼头,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望故乡渺邈,归思南收?
  是谁,荡开了西湖的涟漪,将不朽的传奇融入暮霭,却唱江南断肠句,将江南的小雨染成了青泪?
  没有答案的谜,却是亘古动人心魄的美丽,朦胧赏月,雾里看花,保留一份隐绰,何尝不是多一份撩人的风姿?
  朦胧是美,心头这样想着。
  朦胧增添一份隐约,掀起人心的好奇,使我们多了一份美的渴望。“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当时让千古的文豪白居易何等惊艳,又让千载以来读过《琵琶行》的文人何等遐想!“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如果当年的琵琶女与秦淮水粉无异,仅抱一只琵琶,谈唱于月色之中,那一份“犹抱琵琶半遮面”所带来的朦胧之美,是否亦会朝愈诗中的“草色”置身太近而化为乌有?那么,千年之后,我们又是否少了一种可以无限遐想的传奇?
  朦胧之美处处可见,西湖的月,因了西湖的雾更添妩媚,泰山的日,因了泰山的云更添壮阔。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所以有了孟浩然千年萦绕的乡愁;美酒成都堪送尧,正是司马相如隔窗见了一个魂牵梦绕的绝世美人,才有了成都当垆的卓文君,朦胧添加了一份况味,达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使我们多了一份美的领略。
  感受朦胧之美,何尝不是生命的一种哲学?很多时候,置身太近,反而失去了生活的一份赠礼,甚而产生对生命的迷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我们踏入庐山,我们便成了庐山一个不起眼的点,只有我们走出庐山,庐山才能成为我们眼中风景的一部分。生活亦如是,很多人陷入了生活的泥潭,都是不会跳出生活或者太死心眼的缘故,又何妨“得朦胧处且朦胧,”生活如月水中月,我们可以在井边驻足观赏,却也不必把水中的月亮捞出来,在不必较真的时候,我们不妨从容,看雾中月,水中花,感受朦胧之美,感受生命的美丽。
  于是,在东风三月跫畜响起的时候,不在掀起春帷,只保留那一份永恒的祝福就好。
  在苒苒物华休的秋日,不再拟把疏狂图一醉,只将游子的心牵在风筝线上,那一头绕着永远的故乡就好。
  在悠悠的歌唱想起时,不再去踏破江南的小巷,去访那亘古忧愁的歌者,只心头添一份惆怅,持一份祝福,何必知谁唱江南断肠句。
<<封面页 返回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