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想你了

  可能是耗损太多的精神和力量,寒辞睡了一天才醒来,脸上的苍白不再,恢复了几分红润,手上的伤口消肿了许多,只剩下微微红肿的伤疤。
  战力跟雪枼在寒辞休眠的时间内,挡了百里泷俩次,枝长秋由于祭殿的事只能夜间来探望寒辞,也没有发现什么。晨间雪枼端来饭菜,看到寒辞已经醒来,连忙放下饭菜坐在床边抚了下寒辞的额头,确定是常温后放下心来了。
  “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的?”雪枼关心道。
  “没有了阿娘,都好了。”
  “再有下次我就不拦着你阿爹了!让你阿爹把你丢出族外去!”雪枼恐吓着寒辞,手却不停下的撸起寒辞的袖子去看手上的伤口。
  “臭小子醒了?”战力跨进房门,自然是看到醒来的寒辞。
  “阿爹。”寒辞看出自家老爹假意的严厉,眼里却是高兴的。
  “怎么?知道放弃了?”
  “阿爹阿娘......”寒辞有些不忍,疼爱自己的人呐,自己自私的决定害怕他们伤心。
  “嗯?”
  “孩儿前世,来自一个很繁华的地方,在那儿很和平,生活也很好,在那儿我是人类。小时候就爹娘合离,孩儿一个人生活,不喜欢女子,那儿虽和平,却不能接受不一样的人。在那边孩儿跳下高楼,来到了这边。孩儿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让我爱的人,对我那么好的人,他说过,要和我成亲......”泪水悄然滑落,雪枼也是泪眼婆娑,伸手帮寒辞拂去泪珠,寒辞深呼吸着,接着说道:“孩儿没办法看着他离开,能不能......能不能孩儿也能为他完成一件事,哪怕孩儿的生命去换......孩儿也愿意阿......”
  等待着怒火降临的寒辞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画面,头顶上传来的触感,一只粗糙的手掌落在银白是发丝上,战力卸去伪装的黑瞳黑发,冰冷的手掌在寒辞的头上肆意蹂躏。
  “你个臭小子是不给你爹娘拒绝的机会阿?!”
  泪水无法控制的滴落,雪枼看着自家夫君泪光中带着笑容,冰禾和柯景凡俩个人已经告诉了他们,虽然不愿意,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儿阿。
  “我们家当族长也当够了,该让其他人当当过瘾咯,去和另外那个说好了,明日回族。”战力说完后就离开了,没有留下,他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会想直接抹灭寒辞的记忆把这个狼崽子扛回家,不让他再出门。
  雪枼知道战力的心情,牵着寒辞的手,一边帮他抹泪。
  “辞儿不哭,你做的决定,只要是你自己的选择,阿爹阿娘都会支持你,辞儿能陪着我们这些日子里,其实我们已经很开心了。不哭了不哭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才能去告别阿,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要好好的。”雪枼安慰着寒辞,战力和雪枼其实早在怀寒辞之前就已经是知道不会有儿孙运的,十年前的战争哪怕与世隔绝的森林多多少少被袭击过,那一脉出来历练的族人多少被影响过无法生育,有了寒辞是幸运的,也满足了。
  寒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一股子抱着雪枼,感激和愧疚充斥着自己,自己亏欠的无法弥补,只能祈祷未来能够对他们好点。
  得到了爹娘的认同后,整修好自己的情绪,寒辞来到了枫溪殿,离开了三日,好像过了三年一样。
  踏入枫溪殿,原有的俩个下人在打扫卫生,枝长秋应该又被叫起来了,所以再殿中没有课看到枝长秋的身影。下人看到寒辞回来了匆忙跑过来。
  “寒少爷您回来啦。”
  “嗯,长秋出去了吗?”
  “是的,国师大人同君主一起出宫了,大约傍晚回来。不过国师大人吩咐过了只要寒少爷回来立刻向他禀报的,小的这就去。”下人话说完准备离开,寒辞出声拦住。
  “等等,不用打扰长秋了,我在殿里等长秋回来就可以了,你们各自去忙吧,我回屋休息了。”
  俩个下人听寒辞那么说便没有找枝长秋,各自散开接着打扫殿内的卫生。寒辞估摸着时辰还有俩个时辰左右才会天黑,枝长秋应该没那么早回来,让人帮忙备水直接到浴房洗澡。
  天色渐暗,外出的人儿归家,好久没有参与政事的枝长秋一身倦气地回到了枫溪殿中,刚刚入殿下人便询问是否需要备水和用膳的状况。
  “国师大人今日午后寒少爷回来了,现在在寝屋歇息。”
  “辞儿回来了?!”枝长秋猛地从倦气中提起神。
  “是的,寒少爷是午后回来的,约摸有俩个多时辰了。”下人答道,枝长秋已经朝寝屋走去了。枝长秋并没有追究为什么什么钱禀报自己,大概也猜的出来是寒辞不让下人去打扰自己的,于是一心只想快点见到他。
  打开屋门,入眼熟悉的人儿趴在桌上睡着了,让枝长秋所有心急的动作都收了回去。转过身悄然关门,桌上的人儿已经有转醒的迹象。
  寒辞醒过来看到枝长秋在关门的动作,便清醒了。
  “你回来啦?”
  “吵到你了?”
  “没有。”
  简单的问候诉说着多日的思念,枝长秋关好门走到寒辞身边坐下,眼睛不离寒辞半分。
  “饿了没有?”枝长秋习惯性的抚摸着寒辞的银发,关切的问道。
  寒辞摇摇头,脑海中算了算时间,九月二十一的时候从家里出发,一个月的马车,再过几天就十一月了,十一月十五祭殿在卿南举办,正常的话这几天就要出发去卿南的。明日出发回族的话,也是需要俩周刚刚好长秋可以忙祭殿的事不会想太多自己的事情,卿南回到木屋也要三周左右,时间不多了阿。
  “在想什么?”枝长秋看着日常发呆的寒辞,不由得出口问。
  “没什么,长秋。”
  “嗯?”
  “我明日要跟着阿爹阿娘回雪族。”
  “怎么那么突然?”枝长秋也有些愣住了,突然就说要回去确实有些奇怪。
  “带景凡回去,雪族认亲还需要仪式。还有,长秋不是说过要与我成亲嘛,要回去和族内人商议,所以可能没办法陪长秋一起参加祭殿了。”寒辞小心翼翼的说道,害怕被枝长秋看出什么。
  枝长秋停顿了几秒没有回复,手上把玩着银发的手也停下了。
  “伯父伯母?同意了?”
  听到这句话的寒辞努力的扬起嘴角,给枝长秋一个大大的笑容再加上一个肯定。
  枝长秋突然便伸手将寒辞抱住,自己的岳父岳母同意了当然很高兴但是接下来想到会和寒辞分离最少一个月的时间,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还是会难受,见不到寒辞,见不到自己喜欢的人。
  “我想你了。”枝长秋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寒辞的肩膀上,呼吸着他身上属于他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