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的衣物呢

  次日清晨,晨曦的光芒随着林间的蝉鸣透过薄薄的窗纸洒落在屋内的木桌上,林间的夏至清晨很凉爽,并没有午间的炎热。
  寒辞随着蝉声而起,身上盖着蚕丝被,遮掩住纤瘦的身子。
  睫毛轻轻抖动,眼皮渐渐上升,水蓝色的眼瞳还带着刚起床朦胧的雾气,视觉第一窜到屋内座椅上,一袭深蓝颜色的薄衣袍垂落在地,枝长秋执茶轻放于茶壶中,又拿旁烧好的热水轻到,水流声与茶壶相碰,壶中水慢慢变了深色。一举一动如此的优雅,寒辞看了入迷,这样的男子确实让人心动啊。
  心动?寒辞立刻被拉回现实。在这个年代又有谁能接受这样的恋情呢,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会有很多女孩追求,又怎么可能呢?寒辞拉了拉被子盖上转个身又躺下了,背对着枝长秋。
  “这个时辰还想睡?”枝长秋抿了口茶,抬眸轻声道。
  他怎么知道自己起床了的?明明不是背对着自己的吗?寒辞身子一僵,便不好意思的坐了起来,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昨天枝长秋“变”出来的衣服已经不见了,现在自己和昨日一般一丝不挂啊!
  枝长秋没感觉到寒辞“起床”,于是皱了眉转过身来,正好看到寒辞坐在床上掀起被子检查自己是不是真的一丝不挂。
  感觉到有一处目光看着自己,寒辞抬头正好对上了枝长秋的目光。
  “啊!”一道光的时间寒辞第一反应立刻把被子放下遮挡住自己的身子,把被子拉到胸前盯着枝长秋,脸色绯红。
  枝长秋的目光扫过寒辞,蚕丝被出了名的薄和凉,即使寒辞遮挡住了,身子的弧线还是清晰可见,莹白的肤色挺直的背,三千银发垂落,十二三岁少年纤细的身躯让寒辞的背部弧度看上去更加迷人,小小的臀部也有开始发育的趋势,一双水蓝美眸不知所措,加上染上红晕的双颊,这哪比不上世间的任何女子?
  “咳咳咳。”枝长秋借假咳转过身去,自己竟然看一个幼男看成这样!不由得脸上淡淡的绯红。
  “你的衣物呢?”
  “昨日变的不见了。”寒辞在枝长秋转过身后立刻把自己包裹成粽子一样。
  闻声枝长秋回想起昨日自己给他的衣物确实只能有半天的时效,是自己失误了,忘记给他准备衣服了。思及此扬手一辉,流光一现,寒辞的床上落下一套深蓝衣物。
  “我屋内只有我的衣物了,你先穿上吧。”
  望着枝长秋把衣物“变”出来后就坐下饮茶没有转过来,寒辞才伸手去拿衣服。
  拿起衣物后寒辞左看看右看看,提起来看,放下来看,咬咬唇,盯着衣服思考人生,他不会穿啊!拿起一件裤子和前世差不多的穿法勉强穿上后,赤裸着上身看了看床上其他衣物,有点无奈。
  “那个.......”寒辞开口。
  枝长秋饮茶不语。
  “我不会穿衣服。”寒辞看到枝长秋没理自己于是声音大了许多,闻言枝长秋含在口中的茶喷了出来,硬是被茶水呛到咳了几声,从衣中拿出帕子擦拭嘴角的茶水,望着桌上自己喷出的水转过头。
  入眼寒辞赤裸着上身,床上的衣物乱糟糟的放着,看来真的不会穿。
  “父母没教?”
  “幼狼出生未满俩年并不能成人。”
  枝长秋瞬间无话,自己出生到今可并未伺候过别人更衣,也没人敢啊。可是让这个少年整天赤裸上身也不雅。眼眸一闭无奈向前帮寒辞把衣物穿上。床上衣物拿起,双手环着寒辞的瘦小的身躯,半蹲着为寒辞穿上xie衣。
  “手。”寒辞听到听话的把手钻入袖子,枝长秋为其拉起,半蹲着也随着衣物拉起而站起,纤细的手指划过寒辞的肌肤,寒辞脸上刚退下的潮红又泛起,枝长秋好像没有感觉,衣物拉起后,一个个扣子系好,眼眸中充满认真。
  不久衣物穿好,枝长秋也功成身退,坐下饮茶。寒辞去外洗漱,不知不觉哈寒辞醒来已经半个时辰,
  见寒辞折腾完,枝长秋扔了一个果子给寒辞,俩人到湖边散步。
  翠绿的湖水时而跃起鱼儿,水面泛起的涟漪,乘着银光跃动。林中鸟儿鸣歌,翠绿的景色伴随着新鲜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你的身体恢复了?”枝长秋开口。
  “嗯。”
  寒辞咬了一口红彤彤果子,嘴中被甜甜的果汁填满,幸福的扬起嘴角。
  “既然养伤好了,那就该动身你的旅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