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就进去?”陆引有点怂。她觉得可以等一会再继续探险,现在她只想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
  “嗯。。。要不再缓缓?”赵以歌也有点犹豫,虽然外面挺恐怖的,但这么久都没事,她也就有点习惯了,现在地下的世界才是全新的,未知的,让人害怕的。
  “我想坐会,我好累。”阮赢还来着姨妈呢,第二天肚子疼得不行,之前一直强撑着,现在终于放松点了,肚子酸得要死。
  “那就等会吧。”骆光风其实也很累,作为唯一的劳动力,刚刚搬石头他出力最多。看阮赢面色苍白的捂着肚子坐在那,他懵了一下,然后大体也猜出了点什么。
  他充满不舍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阮赢身上。带着体温和淡淡香味的外套让着实阮赢愣了一下,随后有点脸红,小声的说了句谢谢。骆光风也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尖局促的笑了下说了句不客气。
  一旁的陆引和赵以歌看着莫名其妙加了粉色滤镜和七彩泡泡星星特效的两个人,有点尴尬,有点多余。
  沉默了一下,赵以歌决定找个话题增进一下感情,她鼓起勇气开口:“说起来,我六级才考了四百七十几,六月还要再刷,你们六级都搞定了吗?”
  气氛更冷了。赵以歌快尴尬进地道了。最后还是小天使骆光风最先接话:“我没过,六月也要重考。”
  噢。所以接下来该说什么,共勉吗?赵以歌此时无比后悔,骂教务吐槽宿舍环境说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说学习?是作业不够多吗?
  陆引看不下去了,决定拉自己的蠢室友一把:“进地道找侏儒前先看看我们都带了啥吧,有没有什么能用到的工具。”
  “手机!水卡!纸巾!耳机!糖!”赵以歌迅速爬台阶,可惜她们当时是站在教师中间讨论的,没带包啥的,不然能多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和赵哥差不多,比她多了点零食和一些现金,还有口红和防晒。”陆引穿得很工装,衣服口袋很多,零零散散也找出了不少东西。
  “我也是手机耳机零食口红,因为感冒和痛经,我还带了止痛药和抗生素,但都只有两粒。”阮赢皱着眉。很明显,因为事发突然她们都没带什么有用的东西,她们总不可能用口红色号去打动侏儒们。
  “我也差不多,但是我的钥匙环上还有个小刀。”骆光风掏了掏,掏出了一串钥匙,上面果然带着一个小小的折叠刀。“说起来,你们女生那么精致,钥匙上都不挂指甲刀的吗,我看我妹妹钥匙上又是挂件又是铃铛的一大串。”
  “你妹妹是高中吧?”
  “对啊,你们怎么知道的”
  果然,要知道好看的小衣服都是很少有口袋的,就算有也是小口袋或者装饰作用,根本不可能装那一大串。包包什么的也是容积有限,想钥匙这种随身带的东西,如果不是中学生,很少有人会挂一大串。“我们宿舍是密码锁,按密码就行了,不用钥匙。”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阮赢坐了会,脸上可算是有点血色了。仔细的把外套整理了一下就还给了骆光风。骆光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但并没有穿。紧跟在阮赢后面进了地道。陆引和赵以歌也手拉着手走了进来。
  地道很长,通向极深的地底。用以照明的是会发光的宝石,有锆石水晶玛瑙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宝石,上面都刻着奇怪的符号,走廊上隔一段就会有一些壁画,大体能猜出是侏儒的历史还有重大发明
  “这个符号应该就是卢恩符文,据说奥丁用一只眼睛的代价获得了智慧,然后发明了北欧古文字,司命运的仙女即用这种文字把命运记载在盾上,即著名的一切魔法的源泉——卢恩符文。宝石能发光应该就是魔法。”
  到底是刚二十的少年少女,很快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了一切注意,没有注意到有的宝石在微微转动着变幻着角度。
  更深的地下,有侏儒在水晶石上看到了他们。很快用奇怪的语言告诉了同伴,一传十十传百,四人尚在地道时,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地下世界。
  “所以我们等下怎么和他们沟通啊。靠比划吗?也太难了吧,万一他们扣押我们这些入侵着呢?而且怎样让他们给我们珠宝啊。弗丽嘉可是神王的妻子,什么样的珠宝才能诱惑到她啊。”
  赵以歌看着这些文字壁画头都大了。根据北欧神话和壁画看,侏儒是巨人尸体背光一面生出的黑暗精灵,就是因为品相欠佳才被惩罚到地底世界,永世不见阳光。可想而知这绝对不是好打交道的种族。而且侏儒是神器的制造者,极擅魔法和卢恩符文,真要动起手来,他们四个气都喘不完就可以换个世界继续探险了。
  “我们可以通过交换吧,把手机啥的给他们,换珠宝。”陆引显然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可以沟通就好了,我们还可以默写些公式什么的给他们。”
  “我觉得公式不行,魔法卢恩符文明显不遵守我们世界的物理守则,换言之我们的公式定理在这里并不一定适用。再进一步,根据我们世界的物理制造出来的手机,对他们来说真的有研究价值吗?何况他们还是神器的制造者”骆光风把玩着蓝牙耳机提出了反对意见。自从来了这里,蓝牙就一直连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磁场的问题。
  阮赢疼得冷汗都出来了,本来她痛经就严重,刚刚一直绷着找线索,进了地道慢慢放松了,疼痛就一波接一波的袭来。
  “手机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传递信息,还需要卫星和信号发射塔。这边的磁场连蓝牙的用不了,卫星什么的肯定也没门。就算条件允许我们三个文科生也不懂,骆光风是个学生物化学的,也没指望。我们得找个我们能讲出原理的东西来交换,不然侏儒根本不会相信,甚至会觉得这是欺骗。”
  阮赢说的很有道理,她说完后所有人的沉默了。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壁画,这都是很珍贵的史料,要是能拍回去研究就好了。等等!相机!
  阮赢眼前一亮“我知道了!我们可以用相机的技术来交换!光感!”
  “留影水晶。”陆引指着壁画里明显有录像功能的水晶,声音十分哀怨。
  还没等几人商量出到底交换什么,地道就走到了尽头。尽头的门上绘着巨大的巨人创世图和世界树。树顶有着凶猛的正在俯冲的雄鹰,鹰眼充满了戾气,爪尖闪着银光似乎正要扑向他们。树底是恶龙和毒蛇,虽然在啃噬树根,但余光似乎对他们垂涎已久。树上的牡鹿一直在吃树叶,十分冷漠的不顾其他。
  栩栩如生的彩绘让几人不寒而栗,这一路走来似乎过于轻易了。怎么可能通向地底世界的通道,有着那么多珍贵的刻了卢恩符文的宝石,却一个机关都没有。她们走这一路,究竟有多少人在看,又有什么是被他们忽视的?门后面究竟有什么,侏儒们,也就是黑暗精灵,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四人站在门口,久久的沉默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