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外套给你算了

  “你跟那个老爷爷很熟?”晚依枫好奇的凑到肖安身旁问。
  “不熟。”肖安不知道是什么让晚依枫产生了他认识那个老大爷的错觉。
  “那你怎么能对老人那么没有礼貌?”晚依枫顿时又开始生气了,晚依枫的三观:要帮助弱者,要保护弱者,要有爱心。
  总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好人。
  风刮在脸上似刀子,即使路没多远,但是由于晚依枫的体重轻,又多病,这样的寒风对他来说还是很冷。
  “好啦,他又不在乎我跟他开的“小玩笑”,你很冷?”肖安看到晚依枫锁紧的眉头,在那张还没张开的脸上,显得违和感特别的重,至少对肖安来说,“……外套给你算了,我行善一日。”
  “……那你自……嗯,谢谢。”想了想没多远就到家了,晚依枫还是从肖安手上接过了外套,明明上午还不怎么冷,但晚上温度却下降的那么快。
  “你真的,好矮。”肖安用“怜惜”的目光在晚依枫身上打量,那眼神居然还敢给晚依枫夹杂着嫌弃。
  “矮也比你帅。”晚依枫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软萌,有时候跟吃了火药似的。
  “哈?你还敢说?你个矮子,现在女生喜欢的是我这种的好吗?”肖安咬牙切齿,跟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吵。
  “矮子也有人喜欢。”晚依枫懒得跟肖安吵。
  “话说,你爸准你一个人在只见了一面的朋友家里过夜吗?”晚依枫对陌生人的松懈之心弱的让肖安惊奇。
  万一我看他身材好把她做了呢?
  相信晚依枫如果知道肖安脑子里都是一堆黄色废料,绝对会一脚踹肖安脑袋上。
  “你别老提他行吗?!”晚依枫虽然表面上装的不怕他爸,但是只有晚依枫知道,他很怕晚天啸。
  很怕很怕,尤其是晚天啸的愤怒。
  “……不提就行了嘛。”肖安嘟嘟嘴踢着脚下的石子。
  石子滚到了一扇玻璃门下,肖安抬头看看,从口袋里拿出门禁卡。
  “这就是你住的大楼?”晚依枫抬头看去。
  漆黑的夜晚,高高的楼层少说也有30层吧……
  “嗯,对,很穷酸吧?都怪我爸说什么要让我去外面尝尝人间炎凉,真是脑子不清醒了。”肖安嫌弃的朝地上吐了口痰,跟一副黑社会老大找你打架的样子。
  “你爸,对你,真好。”晚依枫这种小公民真的不知道,肖安面对这么优裕的环境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个屁,这老家伙居然这么对我,我可是他儿子。”晚依枫是不知道肖安家境怎么样,但是肖安他爸让他住这么高的大厦,肯定很爱肖安,“行了,快点走,我只是看你可怜才帮你的,还有你只能住一晚上别忘了。”
  “嗯。”晚依枫倒没计较肖安言重的语气,跟着肖安进了大楼。
  往狼窝走去。
  不得不说,肖安家算得上是很简单了,没有任何色彩,就是全黑白的。
  白色的沙发,黑色的电视,黑白色的方砖墙壁……
  “你是简约主义者吗?”晚依枫真的很累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不是,只是觉得简约的东西好整理和打扫。”肖安倒了杯水放在桌上给晚依枫。
  “哈?”肖安愣了愣,因为晚依枫此刻的眼神特别可怕啊。
  “怎……怎么了?”肖安逐渐慌了。
  “你有洁癖吗?”晚依枫问。
  “嗯……我没有啊,只是特别讨厌脏的东西,会不自主的去打扫就对了。”肖安想了想,说。
  “这就是洁癖!”晚依枫都觉得肖安是装的了。
  “话说,你晚上睡哪?”肖安想起了家里只剩一间杂物间。
  “我们可以一起睡啊,再说,我们都是男人啊。”晚依枫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纯白的水杯。
  “哈?你小子就不怕我人贩子吗?把你拿去卖钱?”肖安又一次刷新了晚依枫对他的印象。
  “不怕,你智商没我高。”如果晚依枫是那种漠然的态度肖安还可以认为是他在嘲讽,但是晚依枫的态度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反而摆出了受害者的无辜。
  “干嘛??尖子班的学生了不起哦。”肖安气的一巴掌拍到了晚依枫脑袋上。
  “唔,疼!”晚依枫鼓起腮帮子拍开肖安的手。
  “你小子……别人都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到是人在屋檐下,头抬得比主人高。”
  晚依枫沉默了一会,想了想,然后对着肖安。
  低下了头,气得肖安一口老血不知道往哪喷。
  肖安心里很复杂,但是也得关爱一下小智障,你们说对吧?
  肖安叹了口气,走进自己的房间。
  晚依枫坐在沙发上,抱住沙发上的枕头。
  至少初印象对肖安还是有好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