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没事。

  晚依枫惊愕了一瞬间,不过很快就恢复回成原来的模样。
  “诶……是……是吗?可我……可我是男生啊。”晚依枫羞涩的将脑袋垂得更低了。
  “男生也很可爱啊。”肖安撇撇嘴。
  “男生才不能形容可爱呢!应该是帅气!”晚依枫忽然抬起头来凑到肖安眼前,用很严肃的话说出最小孩子的话。
  “噢?不能吗?你这个小鬼居然还想让我认为你帅,我都没让你说我帅啊喂。”肖安露出虎牙,用一双大手盖在晚依枫软绵绵的头发上一个劲的揉。
  “唔!别碰啦!”晚依枫嘟起嘴拍开晚依枫的手,赌气一般的鼓起腮帮子。
  如果要说肖安对晚依枫这个样子有什么感想的话,就是晚依枫这个样子十分像一只……
  小兔子?还是那种雪白雪白的。
  “好好好,不碰就不碰。”肖安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
  “我又不是小孩子。”晚依枫小声嘟囔着,虽然声音很小,但肖安毕竟就在他旁边,肖安耳朵还不至于聋掉。
  “诶,趁走路这个空闲,小枫枫要不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儿?”肖安完全没顾忌到晚依枫的家境,比起晚依枫的感受,肖安现在更想满足自己的好奇私欲。
  晚依枫身子僵住在了原地。
  恍然间,记忆疯狂的涌上脑海。
  “妈妈!”孩子对坐在椅子上面的女人做鬼脸,肉嘟嘟的脸露出上面一排白白的小牙齿,“看!好不好笑?”
  女人微微张开口不知道在桌上写着什么,除了眼珠子转了一下看了一眼孩子便继续写。
  “妈妈,妈妈!你在写什么呀?能让小枫也看看吗?”孩子的身高因为够不到桌子只能将手放在桌上试图用双手笔直让自己滞空看看女人在写些什么。
  !女人睁大了眼瞳,看孩子的神情瞬间变得十分扭曲,五官几乎皱在一块儿,像赶老鼠一样的驱赶孩子:“去……去。”
  孩子脸上的笑容持续了一会儿变再也看不见任何笑容,孩子两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他歪着头转过身去走进房间,将房间反锁起来。
  孩子坐在床的一角,背依靠着墙壁,双膝不受控制的蜷缩起来,胳膊紧紧的抱住了小腿,脸埋进膝间,眼泪也像掉了线的珍珠往下掉,止不住地从眼眶跑出来。
  好难受……好伤心……为什么妈妈要那样对我。
  都说母爱是无私的,就连在课堂上老师都那样说了,可是为什么妈妈会讨厌我呢?是小枫做错什么了吗?小枫会改的啊……不要留下小枫,妈妈……
  孩子这样想着哭到疲惫,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依瞳却很少对晚依枫进行交流,只是驱赶晚依枫,远离晚依枫,从某种的情况来说,晚依枫已经完全不在乎白依瞳的存在了。
  一种,不安全的依恋关系。
  “嘿!你没事吧?”肖安用右手在晚依枫眼前挥了几下。
  有什么液体……好像忽然从脸颊划过,肖安看见晚依枫从眼眶里冒出来的眼泪一时间慌了。
  早知道就不问了,这该死的好奇心,真是好奇心害死人,他可最怕可爱的东西或者人哭了。
  “啊,我没事的。”晚依枫回过神来笑着将眼泪快速的擦掉,“老师说过的,男子汉,是不会哭的,而且嘛,男儿有泪不轻弹。”
  肖安始终是没有发现晚依枫眼中闪过的漠然和驴一样的倔强。
  他经历过的太多,他已经无法三言两语说出来那些日日夜夜折磨着他的故事了。
  所以面对逆境,晚依枫永远都是鸡蛋碰石头,跟别人死磕下去,到最后折了夫人又赔兵。
  “诶呦,小鬼你可真是帅。”肖安眼睛眯起来,笑得十分“和善”,“我说……混小子,你又没步入社会,要哭就哭啊,明明都要哭了,还在这装坚强,这种人老子最看不过去了。”
  “可我哭不出来了。”晚依枫作出了直男发言。
  “?”你就TM敢天天拆我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