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圆梦仙山

  莫少飞在高兴过后,他想起了同样被光在这里的林佑熙,他四处打听这里的职工,可是都没有人知道林佑熙到底在哪里,莫少飞漫无目的地到处寻找。
  汪白虎来到希腊是因为被新加坡货船甩在了这里,所以他在希腊是非法的,希腊移民局将要把汪白虎移交给中国警方,汪白虎知道了之后,他绝对不能回到中国,如果回去了,他的一系列案底都会被查出来,他在中国可是还有两条人命呢,所以汪白虎绝对不能束手就擒,他必须得逃出去。
  当希腊警方将汪白虎移交给中国警方的时候,汪白虎趁他们交涉的时候,偷偷自己开了手铐,挣脱了狱警,逃走了。
  汪白虎逃出来要找一个人,那就是雇佣他杀人的那个刀疤男,汪白虎恨死了他,要不是他威逼自己去杀人,自己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汪白虎很快获取到了刀疤男的行踪。他提前堵住了刀疤男的去路,刀疤男却不以为意,仍然威胁着汪白虎。
  “你要是在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你报啊!你不想死就报!”汪白虎开始威胁他了,“今天你要是不把那五十万给我,那就把你这条贱命留下!”
  “哎呦,你还跟我玩命了!你试试!”刀疤男叫嚣道。
  汪白虎最看不惯这种人了,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匕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捅抽的一瞬间,刀疤男竟然感觉不到疼痛,等到他感觉到一股火辣的痛感的时候,血都已经淌了一地了。
  刀疤男就这么死了,汪白虎恨自己下手太快了,问都没问清楚,汪白虎在他身上四处搜索,最后翻出了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张东洋”三个字,下面还有地址,就是东方通讯雅典分公司的地址。
  林佑熙被关在公司内部的一个仓库里,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天以后了。工作人员打开了仓库的大门,林佑熙终于看见了阳光,她走了出去,公司上下正乱作一团呢,没有人会顾及到林佑熙,正当林佑熙走到走廊的尽头的时候,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汪白虎来到公司,可是却没人有搭理他,这也正好为他的行动提供了便利,可是他四处寻找,每一间办公室里都空无一人,正当他要穿过走廊的时候,一张憔悴但依然俊美的脸庞出现在汪白虎眼前。
  这不是汪白虎!
  这不是林佑熙!
  汪白虎看见了林佑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汪白虎这辈子的一大愿望就是要和林佑熙发生男女关系,这下正好随了他的意。
  汪白虎立刻上前抱住了林佑熙,林佑熙早就已经在仓库中耗尽了精力,她除了喊叫以外,并不能反抗,林佑熙就眼睁睁地看着汪白虎对自己进行侵犯。汪白虎见林佑熙没有反抗,这到更激发了他的欲望,他把林佑熙抱了起来,要将她带到一个房间里尽情享受。
  莫少飞在公司里转了好几圈,仍然没有发现林佑熙,他想到底哪里他没有去过,这时他想起了一个仓库,他马上跑往仓库。到了仓库附近,他依稀听到了有人在喊叫,等到他靠近了,他终于听出了是林佑熙的声音,他不知道林佑熙到底在遭受着什么,他拼命地向前跑去,叫喊声越来越大,直到仓库前。
  莫少飞一脚踹开了仓库大门,只见汪白虎正在忘我地撕扯林佑熙的衣服,莫少飞冲了上去,一脚踹开了汪白虎。
  倒在地上的汪白虎一看是莫少飞,“好啊,今天你们都到了,那我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汪白虎抽出了他腿上的匕首,向莫少飞刺来。
  莫少飞哪里是汪白虎的对手,他躲过了几次汪白虎的匕首,但是在和汪白虎近身拉扯中却被匕首刺中要害,莫少飞死死地拽住汪白虎不放,汪白虎拖着莫少飞往前走,他用力地挣脱着莫少飞的纠缠,可是外面已经过来人了,汪白虎一看情势不妙,便一脚将莫少飞踢开,从后窗逃走了。
  莫少飞昏倒在地。
  等到莫少飞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因为他是要害受伤,能够醒过来就已经是命大了。莫少飞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床前趴着的林佑熙,莫少飞动了动,这动静让林佑熙醒了过来,林佑熙一见莫少飞醒了,她赶快叫来了医生,看着醒过来的莫少飞,林佑熙别提有多高兴了。
  “佑熙,有件事我要向你说,”莫少飞的声音很微弱,“我早就和柳小惠分手了,我也没有孩子!”
  莫少飞还想继续说,但是被林佑熙打断了,“刘泽楷已经都告诉我了,是我错怪你了,始终也没有给你机会让你解释,要是我不误会你,也许就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林佑熙自责地说。
  “你不要怪自己,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一起面对吧!”莫少飞安慰着林佑熙。
  “这世界上真是恶有恶报,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找到了,张东辉指使的,张东辉他们现在已经被引渡回国接受法律制裁,还有那个始终和我作对的刘依依,她也被引渡回国了。”林佑熙说道。
  “那汪白虎呢?”莫少飞问。
  “他在外面被围堵,他拒捕,被乱枪打死了!”林佑熙解恨地说道。
  “那刘泽楷现在怎么样了?”莫少飞问。
  “刘泽楷现在已经把公司转危为安了,你就放心吧,他还等着你回去帮他呢!你要赶快好啊!”林佑熙心疼莫少飞的病情。
  莫少飞在医院里治疗了大半年,在这段时间里,林佑熙每天都来给莫少飞送饭,每天都陪他说话,两个人从大学聊到工作,他们在北京工作的距离只有一站路,这让他们不得不感叹他们之间的缘分。
  记得王振远曾经跟莫少飞说过,他当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去赴林佑熙母亲的约,去莱夫卡达岛上和她拍婚纱照,莫少飞始终都没有忘记,他想这也是林佑熙心中的一个愿望吧!
  又过了大半年,莫少飞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他要出院,但是医生却坚决反对,医生认为他还没有痊愈,现在出院会有危险。固执的莫少飞还是出院了。
  莱夫卡达不仅仅是林佑熙的梦想,还是莫少飞的梦想,莫少飞要在这座恋人仙岛向林佑熙说出他埋藏心底近十年的那句话。
  林佑熙收到了莫少飞的邀约:一起去莱夫卡达岛拍摄婚纱照!林佑熙收到这份邀约后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她来到了莱夫卡达岛,可是这里的人都去哪了?平日里这里是人山人海,可是今天却少得可怜,最关键的是,林佑熙迟迟不见莫少飞的身影,这不得不让她的心里有些害怕,林佑熙害怕她会和她母亲一样,等不来她爱的人。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林佑熙始终也见不到莫少飞,这时林佑熙的心凉了,这是宿命啊,一种莫名的心酸涌上心头。
  林佑熙绝望了,可是就在这时,从两旁射出了两排烟花,虽然是白天,也可以看见烟花绽放的色彩。
  莫少飞突然从一个隐蔽角落里冒了出来,林佑熙一看见莫少飞的身影,她的眼泪“哗”地就留了下来,她简直不能控制自己,她的哭声将躲起来的游客们都吸引出来了,大家纷纷看着林佑熙。
  莫少飞走到林佑熙面前,“你这是怎么了啊?不就是想让你期待一下嘛!”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林佑熙激动得控制不住了。
  林佑熙缓了缓,终于恢复了平静,在换衣间换上婚纱后,她慢慢地走了出来,莫少飞和林佑熙来到了莱夫卡达岛的恋人仙岛上,莫少飞双膝跪地,从口袋中拿出了求婚戒指,“林佑熙,有句话我藏在心里十年了,今天我要大声说出来!”
  林佑熙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林佑熙,我爱你!林佑熙,我爱你!林佑熙,我爱你!”莫少飞的声音在山谷里回响。
  “林佑熙,你愿意嫁给我吗?”莫少飞真诚的眼神里满是期待。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林佑熙用力地喊着。
  莫少飞和林佑熙相拥在一起。
  林佑熙的大脑里全是莫少飞的“我爱你”,这三个字犹如复读机一样在林佑熙的脑海里回响。
  林佑熙看着莫少飞,她仿佛看见了十年前的莫少飞,当时他就在操场上演讲,讲述着他设计的产品,虽然讲得有些磕磕绊绊,但是却吸引了林佑熙驻足流连,林佑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孩儿,不知为什么,林佑熙的心里竟有些心动,可是这时,她的男朋友却把她拉走了。这是林佑熙对莫少飞的第一面,林佑熙很早就已经认识莫少飞了。
  看着眼前的爱人与尽收眼底的美景,林佑熙的身后似乎有人在读着一段话:“我来到莱夫卡达岛,这座岛又叫“恋人仙岛”,这里每天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到这里游玩,莱夫卡达岛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如果女生能够和自己的恋人在岛上拍一组婚纱照,那么这个女孩子就会幸福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