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

  山有良木/文
  我这个故事,或许是道听途说来的,或许是胡掐乱凑出来的。我就这样写写,你们就这样看看,当不当真就随意吧!
  序
  这个星球上有很多的女孩,就像一个花园里有千千万朵花一样,她们在只有枝叶的时候,闷声长出一只花蕾来,在花蕾中酝酿着用什么样的姿态示人,等待着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候显露美好的身姿,散发迷人的香味。但还有些开不了花的,只能是小草了。
  (一)
  那是一个周一的早晨,小草在镜子钱站了一刻钟,来回的瞧。镜中的人,有着少女纤细的腰身,因为瘦微微高处的乳,似是初春的新树,说不出的曼妙。模样倒长得一般,眉毛淡了些,眼睛小了些,鼻子不挺小小个,嘴唇透着粉,两颊带着婴儿肥。肩上的头颅唯一能拿出来说的便是那头长发,已经过腰。
  她将自己的二八月的衣服试了个遍,最后还是穿了件白色胸前印画的短袖,外面罩着肥大的校服。腿上是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脚上蹬着双黑色的帆布鞋,准备去学校。还没走几步,又回来开了一眼镜子,整理整理刘海才出了门。
  李小草所上的高中早读是允许四处走动的,串班什么的都是常事,但都是同级的串来串去,高三的来串高一的实属少见。
  她刚上三楼的楼梯口,就瞥见了那个男孩。他是高三的学长,是班上那群混仔的朋友。她不知怎的又瞥了一眼,谁知就这一眼目光对上。男孩大方极了,手中拿着书,抬手挥了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小草则显得慌乱,低着头,夹着书包进了教室。
  从窗子可以瞥见那个学长,他和班上的混仔说些什么,也不知怎的那群混仔都笑了起来。学长应该是感受到小草的目光,回头透光窗户,往小草这边瞧来。
  小草低头装作读书的样子。
  (二)
  演技拙劣,手中的课本都是摆设。心,眼,口都不在一处。眼睛直直盯着书也不敢乱瞥。
  余光感到身边有人影晃动,
  吱啦啦——挪板凳的声音,声音有些刺耳,有人坐在了她的身旁,是那个学长。
  男孩轻咳了三两声,用手轻轻抹了抹鼻尖,扭头看着小草。“我是真的喜欢你,上周你说考虑考虑,那现在你考虑清楚了么?你若是不答应,我可是……”语气很轻,似烟似雾,一呼一吸之间全都挤近肺中,然后在心中作痒。
  她被男孩的话咽住。
  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服,一股子少女娇羞的意味。先是因紧张惨白的小脸,又渐渐换做绯红,眼里射出惊喜,但又夹有疑虑的精光,虽然努力的避开男孩的视线,慌张的似要跳窗飞出去。
  支支吾吾半晌挤不出一句话,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同学也在旁边起哄,本来乱糟糟的心,现在更乱似是一堆枯草。不知是谁突然喊道“答应他,在一起。”整个教室都炸了。
  小草怕是魔怔了,突然从口里挤出几个字,“我答应你。”声音很小,男孩刚好能听到。
  男孩先是一个皱眉,朝着人堆里看了一眼,然后释然的笑了。“谢谢你接受我。”声音很大全班同学都能听到。
  就这样小草的初恋开始了,在一个乱哄哄的早晨,春光荡漾。
  小草抑不住的喜悦,少女的心思只有分享才变得有意义,就在那日的晚上她拐着自己的闺蜜逃掉晚自习,在学校后的草坪坐了许久。
  (三)
  “他是你班班上几个混仔的朋友,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你还是注意些。”已经被情爱弄糊了眼,捂聋了耳,坏了心智。什么也听不进去。那闺蜜原本打算继续往下说些什么,识趣儿便住口了。
  是啊!那群混仔,也没少埋汰小草,她生气的时候气鼓的脸,眼睛在眼眶里打转,活像转珠子。那群男生便叫自己“转珠。”她心想那群男生有没有把自己的外号告诉给学长,若是告诉了,那岂不是羞死个人。
  小草不由的蜷起腿将脸埋在膝盖上。闺蜜见她这样,禁了声,看起了星星。
  周二的时候,学长没有来找她。小草虽有些遗憾,但也松了口气。
  小草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学长的英语比较差,便跑去问闺蜜,有没有什么值得推荐的英语资料。
  “你这脑瓜子什么时候准备装英语了”一边调笑,一边将自己能想到的比较好的资料,都列在纸上。
  小草讪讪的笑,“学长高考,英语比较差。”闺蜜听到这里突然停了笔,脸色有些难看。“我当呢?哼!”将刚刚写好的纸片片,甩给她。
  她趁着中午吃饭时间,溜出校外,去书店准备买资料,结果发现便宜一点的也要五十大洋。便决定买个漂亮的笔记本来手抄一份。
  周三的时候学长早读的时候上来了,但只是打了一个招呼便离开了。
  小草怀着春心,不管什么课都坐到最后一排去抄英语笔记。不料被物理老师逮个正着。下课被物理老师叫到楼道去,老师操着一口方言“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生,我一定那个恶毒的语言,狠狠地羞辱你。”说完老师夹着书走了。
  可小草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一心只想——学长不要上来。
  周四小草还是没有见到学长,虽有些失落,但她安慰自己学长一定忙着学习。
  晚自习下了,准备回家的小草,被一个混仔叫住“转珠,你等一下。”小草没好气的应声,瘪着嘴。
  “转珠,对不起。我们不应该和你开玩笑。”
  豁然开朗原来是要道歉啊!小草突然摆出架子,“道歉还叫我的外号。”
  混仔有些尴尬,摸了摸后脑勺,急急的开口说了声对不起,便溜掉了。
  周五浑浑噩噩的过完,也不过是和学长打了一个招呼。
  周末抱着手机给学长发消息,想要约着出去玩,结果学长回了一个哭笑的表情和一句没有时间。
  小草便讪讪的不在去和学长聊天。写了一会英语笔记,小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便看见闺蜜发来一张图,像是那个群的聊天记录。
  小五: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点。
  大哥:那会?转珠不是乐在其中吗?
  小四:就是就是,她那样女孩要脸没脸,要气质没气质,说不定就没人追过,我们还行了一件善事。
  小五:可是学长那边。
  大哥: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四)
  小草这才知道那天晚上小五的道歉是为了什么。
  怕是真动了心,小草擒着泪,木讷的删了学长的好友,撕了认认真真抄的笔记,又是闷头睡了一觉。
  小草的初恋,就七天,准确的说连七天也没有。好好的初恋不过是为一群人演的一场笑话。
  在那之后原本活泼开朗的小草,变得沉默寡言。对谁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