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捣毁日军长沙会战左路指挥部

  次年,新到任不久的日军第十一军军长阿南维几对部队进行了全面整顿,调整和撤换了一些军官,利用天皇侍从室的政治优势强行从国内调来了不少的新式武器和补足了兵源,酝酿着第三次进攻长沙的战役。日军第十一军新任军长阿南维几在吸取冈村林次前两次进攻长沙作战失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下令制定了第三次进攻长沙的作战计划,很快第三次进攻长沙的作战计划制定出来上报东京大本营获得批准。这一次阿南维几实施的仍然是三路进攻的策略进攻长沙。从宜昌出发兵分三路实施包围聚歼形式打击国军,进而占领长沙。而长沙的国军则采取分路抗击并节节后退将日军引诱到预设埋伏阵地实施包围歼灭的作战计划。这一次日军对后勤补给实施了更为严密的保护防范措施,调集了相当强大的兵力保护后勤军需仓库和补给线。特别是日军将后勤军需仓库设在居民很密集的XX城镇上,且仓库紧邻一所有一千多名学生的中等学校旁边,目的是以无形的形式将旁边一千多中国学生当人质,要是抵抗组织对日军的军需仓库实施爆炸就会伤及很多学生和老百姓,使得不敢对仓库进行爆炸。国军特工组织和各种民间抵抗组织都偿试着进行爆炸的破坏活动,在侦察了实地情况后都只好放弃对日军这个军需仓库的爆炸行动。转而设法破坏日军的后勤保障补给线。由于日军进行了严密的保护措施,使用较大规模的日军部队保护押运,各种袭击破坏日军的后勤补给线的行动都没有取得什么效果,日军前线的作战部队仍能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三路日军攻击前进的速度也是非常快,很快左路日军就逼进到了长沙城下了,给国军前线部队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有的国军部队整营整团的被日军歼灭,一时间国军的长沙保卫战逞现了非常严俊的形势,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也是显得异常的紧张,坐阵重庆的蒋介石更是显得非常的紧张,甚致也有了放弃长沙的想法!面前如此险恶的形势,国民党军委会发动各种抵抗组织想尽办法打击日军的要害地方,组织国军猛攻日军占领区宜昌,也是日军第十一军的后方基地,这样才使得日军的进攻势头有所减缓。中共的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看着长沙的作战形势也是很着急的,如果国民党长沙保卫战失败,那么中国的抗战形势会更加恶化,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投降的可能性就会更大,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毛泽东指示华北的八路军和江南的新四军积极主动的出击打击日军,从战略上支持配合长沙战场的保卫战。同时周恩来指示李克农想办法一定要阻止日军的进攻势头。李克农指示万事通提示“武松”特工组想尽办法阻止日军的进攻势头,并特别提示可否摧毁日军进展最快的左路日军的指挥机构来以达到阻止日军的进攻势头。这也是“武松”特工组多次袭击日军补给线没有起到多大效果的问题!万事通接到李克农的指示后就进行反复思考:怎样才能阻止日军左路军的攻击势头呢?凭着他自已曾是战斗部队的一名优秀指挥员,且良好军事素质的智慧,感到要想比较容易的阻止日军左路军的攻击势头就必须打掉其指挥系统,使得左路日军失去指挥,虽说日军各级指挥官都具有良好的独立指挥作战的能力,但在失去统一指挥下必然逞现各自为政的局面,这样就为长沙国军各个击破日军的进攻提供最好的机会条件,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粉碎日军左路军的强势进攻。于是万能事通就向“武松”特工组头头晁盖提出打击日军左路军指挥部的作战建议,晁盖听后真是心里由此一亮,说怎么自已没想到这个办法呢!于是就组织队员讨论袭击日军左路军指挥机构的作战方案,经过反复讨论后决定化装成日军混入日军前线,适时捣毁日军左路军指挥机构,以达到阻止日军左路军进攻势头的目的。
  再说日军对军需仓库和后勤补给线实施了严密的保护措施,虽然也不断遭受到各种抵抗组织的破坏,但并没有影响到对前线的补给,并且还消灭和重创了几支抵抗组织的破坏袭击,并集中全力推进部队前进,特别是日军进攻的左路军攻击前进的速度真是势如破竹,正面抵抗的国军也是不断的节节败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师团很快就能兵临长沙城下了,眼看很快就能攻占长沙了,其左路的日军指挥官神户村下是非常的高兴,向日军第十一军阿南维几军长报告道:将在几日内稳把长沙拿下等等的保证。坐阵宜昌指挥的日军第十一军军长阿南维几看到前线发来的电报后也是非常的高兴,心想你冈村守次还是身经百战的将领两次都没有攻下长沙,且还损兵折将还那么多,没想到我阿南维几却把长沙给攻下了!当然,阿南维几的参谋人员也是非常的高兴,建议向国内发出占领长沙喜报,阿南维几还是相当慎重的,在反复询问前线的指挥官和征询指挥部参谋人员后,也是阿南维几他想把这个最高的荣誉及时报告给天皇和东京大本营,让天皇和国内民众分亨这个荣誉!于是就同意提早向国内报告占领长沙的喜报!喜报传到天皇那里和国内后,天皇和东京大本营非常的高兴,向阿南维几和第十一军发来的贺电,阿南维几等第十一军人员是非常的高兴,小日本国内也举行盛大的游行活动,一时间阿南维几真是满载荣誉,有点高兴得不知东西南北的,在宜昌指挥部里等着日军攻占长沙的好消息!
  在说“武松”特工组他们按照作战计划悄悄的来到了长沙前线,根据国军情报人员提供的情报,安排几路侦察人员密秘潜入到日军左路军部队随近进行侦察活动,寻找日军左路军的指挥部地址。很快几路侦察人员先后回来报告道:日军左路军指挥部设在离长沙附近三十多公里一个小镇外面的一片开阔地上,且指挥部的防范措施非常严密,分别设有外围警戒部队和指挥部内部的警戒部队,外围警戒部队和指挥部内部的警戒部队分别使用两套口令,进入外围警戒圈的日军人员必须使用外围口令,进入内部警戒圈的日军人员必须使用内部口令,且每天的口令都不一样,要进去必须搞到内外的两个口令才行才能进得到指挥部内,否则如暴露就会遭到内外警戒圈日军的夹击,很有可能我们自已都难以脱身安全撤离等等。针对日军指挥部防护非常严密的情况,晁盖组织机械师和万事通反复研究,决定实施奇袭。具体方案是:当晚,“武松”特工组队员化装成日军督察队奇袭日军指挥部,队员到位后,安排四名精通日语的队员靠近日军指挥部外围警戒圈随近偷听日军口令,在了解到外围警戒圈口令后就进入内外围警戒圈内潜伏再偷听内警戒圈的口令,在了解到内警戒圈口令后由一名队员出来告知,再由晁盖领着大部分奇袭队员进入等等。由于时间紧迫晁盖他们当晚就开始行动。晚上,天上下着细雨,天空黑沉沉的一片宠罩着小镇,镇街上少有几个有灯光这着的地方,只有镇外日军指挥部几个帐篷里有着比较微弱的灯光。但日军的警械部队还在精精神神的站岗和巡逻着。分散在指挥部周围的日军野战部队由于白天进行了艰苦的进攻作战后都非常的疲劳,除站岗警戒的日军外,其他日军都围在指挥部旁边的火堆旁抱着枪进入了梦乡,偶而有进出警戒圈的日军员,进出的日军人员都必须在双方对答口令后才能进出。这时一辆麾托车从远处开来要进去,日军外围哨兵就问“口令”?麾托车上的一名少尉军官答“鸟龟”,那站岗的哨兵回答“王八”,麾托车就开进去了。“武松”特工组的四名队员在了解到日军外围警械圈的口令后,就化装成由一名中尉军官领着的三名日军士兵的巡逻队朝着日军外围警戒圈哨兵走去,到了日军哨兵那里时,日军哨兵就问“口令”,领头的中尉军官答到“鸟龟”,那站岗哨兵回答“王八”,四名队员就进入后走到离内围警械圈站岗哨兵随近的一堆火堆旁,领头的中尉军官自言自语的说道,巡逻一大圈了真是太累了休息一会再去巡逻等等,于是大家坐下休息喝水。不一会就见一名日军军官急急忙忙的朝指挥部的帐蓬群走去,内圈警戒的站岗哨兵就问“口令”?那日军军官答道“土豆”,那站岗的哨兵答道“山药”,日军军官就进入到指挥部的帐蓬群里去了。了解到内围口令后的“武松”特工组四名队员化装成日军士兵的巡逻队中的那名中尉军官快速回到晁盖等队员埋的地方告知了日军内外警械圈的口令情况,化装成日军大佐的晁盖于是就领着化装成日军督战队的特战队员快速通过日军的外警械圈和内警械圈的哨兵来到了日军指挥部的帐蓬群前,发现日军指挥部由五顶帐蓬组成一个田字形,中间那个帐篷里没有灯光,而四周的四个帐篷里发出比较微弱的灯光,于是晁盖就将队员分成五个小组去解决帐蓬里的日军。晁盖领着一组队员进入中间那个没有灯光的帐篷里面,打开手电发现有一个台案,台案上放着一张军事作战地图和放大镜、铅笔之类的东西,正对帐篷门的帐篷布上也挂着一张军事作战地图,靠帐篷里角的地方放有一张行军床,床上睡着一个日军,旁边的坐椅放着一件日军军官服,晁盖悄悄走过去一看,衣领上钉着的是两颗五角金星,由此晁盖与一起的队员判定“这是日军左路军的指挥官神户村下中将,于是晁盖就来了一个手起刀落的解决了日军左路军指挥官神户村下中将,另一名队员赶紧将台案上和帐篷上的地图收起悄悄的退出了帐篷。再说另外四组队员分别悄悄进入其他四个帐篷里后,发现一个帐篷里有两名日军参谋人员正伏案在地图前忙绿着,边上有两名日军报务员正在收发报,刚进门一个忙绿着的日军参谋人员头也不抬的问:什么事?万事通答道:是前来报到的特战队员,那一个日军参谋刚想抬头,万事通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手起刀落的就将那抬头的那一个日军参谋刺倒,接着又是一刀将另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日军参谋刺倒,同样,另外两名员队也同样快速的解决了两名日军报务员后收集了日军的地图和找到日军的密电码本和砸烂电台后悄悄的退出了帐篷。其他三组队员分别进入另外三个比较安静的帐蓬里面,发现里面的日军军官都伏在台案前睡觉,没有发觉有人进来,也是手起刀落一声不响的解决了日军军官,一点动静都没有搞出来,特别是机械师领着的小组进入一个比较大的帐蓬里面后,发现只有一有两个日军军官也是在行军床上睡大觉,仔细一看一个是日军的少将军官,一个是日军的大佐军官,想必是日军指挥部的参谋长和作战处长之类的人物,其实这正是要找的日军第二师团长松本日下和他的参谋长长崎雄二,机械师与队员走到松本日下床前手起刀落的将军刺狠狠的扎进松本日下胸里,松本日下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回日本老家了!那个日军大佐参谋长长崎雄二也是在队员手起刀落下在阴间继续做他的美梦!很快,完成任务的五个小组队员集中在一起,晁盖就领着收获不小的队员们原路往外撤离,刚要到外围警械圈站岗哨兵时,就听到里面的日军大声叫道:抓住那伙特战队员、抓住那伙特战队员,晃盖领着的队员们一听知道被日军发现了,立即命令队员们强行往外冲,外围警械圈的日军岗哨还没反应过来是怎回事时,快速来到跟前的“武松”特工组队员们对着迎面的日军哨兵和一群冲上来的日军就是一顿猛烈的冲锋枪子弹,接着又是一顿下雨般的手雷,炸得冲上来的日军摸不着东西南北,“武松”特工组队员们快速突出了日军的外围警械圈阵地来到了安全地带,打开电台按照事前约定的频率和呼号向长沙国军战区指挥部发报,告知奇袭日军左路指挥部也得手的电报。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接到电报后非常高兴,立即命令向日军第二师团的四个前沿阵地按照事前布置的作战计划立即进行反突击打击日军,利用日军师团指挥部军官被全部消灭无人指挥之机,打跨和尽可能的消灭日军的左路军,解除对长沙的威胁。在凌晨三点三十分也就是刚接收“武松”特工组的电报后,驻守长沙城国军指挥部控制的一个加农炮团向日军前出阵地进行了猛烈的炮轰,瞬时间日军前沿阵地突然遭到国军的猛烈炮火袭击还不知是怎回事,同时又遭到正面国军的全面反突击,日军前沿指挥官打电话给左路军指挥部,但没有人接电话,整个日军前沿阵地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局面,有的前沿日军指挥官将告急电报直接发到了第十一军指挥部询问是怎么回事?日军第十一军指挥部参谋长松本太郎接到电报后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马上就向日军第十一军军长阿南维几报告,当阿南维几半夜三更被人叫醒起来很不高兴,叫骂着问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已处理吗?,但当得知前方发来的紧急电报的情况后十分的震惊,命令马上进行调查前方的情况,责令松本太郎参谋长向左路前方指挥部发报询问是怎么回事?松本太郎参谋长立即发报询问左路日军前沿指挥部。松本太郎参谋长费了很大时间才与第二师团长松本日下的第五联队的电台联系上,告知也不知师团指挥部发生了什么问题,他们的电台也与师团指挥部电台失去了联系。松本太郎参谋长要求第五联队设法与第三师团指挥部取得联系。于是第五联队立即安排通信人员前往第三师团指挥部联系,至上午十时多通信人员回来报告道,第三师团指挥部遭到支那敌军特工人员袭击,包括师团长、师团参谋长等大部分指挥部参谋人员全部阵亡,电台也被破坏没法与外界联系,造成整个左路师团指挥部一时间失去了指挥,加上镇守长沙的支那军在夜里的突然全面反击,大部分前沿阵地都被支那军突破,幸好第二联队的冈本大佐主动接替了整个左路师团指挥的指挥,才使整个师团剩余部队有序反转撤退,没有完全被支那军围歼的后果,但兵源装备损失巨大等等。等松本太郎参谋长了解清楚左路日军第三师团指挥部的真实情况报告给日军第十一军军长阿南维几时已过去半天时间了,还没等阿南维几想出调整方案时,接连收到前线各路日军发来的被支那军突破前沿阵地的报告和下达反转撤退的命令,阿南维几更是气得暴跳如雷,责问是谁下达的反转令,扬言要将另两路日军的指挥官送交军事法庭审判等等。其实阿南维几也没有必要去责怪前线的几名指挥官,松本太郎参谋长劝说阿南维几道:自开战以来我皇军一直都是一路高歌的前进,胜利是一个接一个的取得,因此三路皇军一直都是处于前进的进攻状态,谁都没有去想着要设置防护阵地防止支那军的大举反击,因此,当支那军突然发起大规模的全面反击时,打了我们皇军一个措手不及,也因左路军第三师团指挥部失去了指挥,各路皇军中失去了最强的左路皇军的强力支撑配合,在支那军突击部队强有力的反突击下,我各路皇军很快就陷入了被动挨打和有被分割包围聚歼的危险,因此,各路皇军的指挥官在进行了顽强抵抗损失巨大后不得不下达了反转撤退命令,得以保住了皇军的大部,也算是万幸了!不应再去责怪几位指挥官了,这样,阿南维几才没有再坚持要将那几位指挥官送交军事法庭审判。阿南维几立即又向松本太郎参谋长命令道:命令第三师团指挥部担任师团部警戒任务的少佐剖腹以谢天皇!
  再说左路日军前线,遭到国军的猛烈炮火袭击和四个师国军的反突击后,虽然日军前沿指挥官各自为战的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同时也没有在得到前线指挥部的协调指挥下,日军前沿阵地很快就被国军撕开了几个口子,大批国军突入日军阵地的纵深,眼看整个师团有被分割包围和被歼灭的危险,日军第三师团的前沿指挥官大多都是大佐中佐级的军官,有着非常好的军事素养,眼看坚守阵地抵抗无用的情况下立即组织部队有序的反突围撤退,虽然日军拼死反突击往外冲,仍然损失了大部分的兵员重武器装备,各种重武器装备基本损失贻尽,最后只有少数日军逃出了国军的包围得以生还,但整个左路日军师团被打跨解除了对长沙的威胁。其他两路日军同样在遭到国军的猛烈反突击下,也由于国军战区司令部利用缴获的日军密电码向另外两路日军指挥部下发了真真假假的命令和加上日军阿南维几指挥部发出的指挥电令,造成前线另两路日军指挥官收到的指挥命令很混乱,使得另两路日军指挥官不知所惜,同时也由于没有了左路日军的配合很快也支撑不住只好下达了反转撤退。至此,日军第十一军组织的第三次进攻长沙的作战以失败告终。
  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的胜利,有力的打击了日军想侵占长沙的打通内陆通道的野心,此次战役消灭日军六万多人,消灭了日军在华机动部队第十一军的一大半,缴获了日军大量的重武器装备,使得日军在华再没有进攻能力了,至此,日军完全放弃了进攻占领长沙打通内陆通道的野心。阿南维几也因此战役损失巨大而被日本大本营撤职调回国内。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的伟大胜利,“武松”特工组功不可没,受到了国民党军委会和长沙战区薛岳长官的极大奖励,除给予全新的美式装备外,还给予了“武松”特工组五万银元的奖励,每个队员授于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了